This domain name for sale,Price:1888usd [buy] help
从“烤鸭第一股”到“守现金流底线 ”全聚德做错了什么
This web domain name is for sale,Price:1888usdto buyhelp
您的位置: 首页 > 正文
从“烤鸭第一股”到“守现金流底线 ”全聚德做错了什么
2020-10-14 11:20:07 来源: 互联网

  全聚德(002186,SZ;前收盘价10.69元)156岁了,却很难拿出“156而已”的坦然。

  今年国庆长假期间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走访北京全聚德门店,排队等位、食客满堂,好不热闹,疫情影响似已消散。但全聚德北京前门店的员工李帅心中却是五味杂陈,“降薪是肯定的,很多员工春节后都没有回来了。”他欲言又止。

  作为中华老字号和全球知名的烤鸭品牌,A股“烤鸭第一股”全聚德正陷入一场严重的经营困境。上半年亏损近1.5亿元,“守住现金流底线”的宣言凸显了这家百年老店遇到的挑战。

  疫情暴露了全聚德在风险面前脆弱的商业护城河。伴随着国庆旅游旺季的到来,短暂的消费复苏似乎不能消除全聚德的积弊,餐厅忙碌的景象会不会是昙花一现?回想餐厅在过去几年的平淡经营,李帅不禁有一种“温水煮青蛙”似的恍惚,“名气的确是最大的,但差评也是最多的”。

  近年来,在有关全聚德的热点新闻下,多数充斥着网友们有关其“消费高”“服务差”“菜品陈旧”的吐槽。在多次转型尝试无果而终之后,全聚德不得不公开承认,产品和服务滞后于市场需求、创新不足,经营模式和产品类型单一,流量连续下降。从“烤鸭第一股”到“死守现金流底线”,全聚德做错了什么?

  老字号告急:取消服务费后顾客抱怨少了 品牌地位大不如前

  随着国内疫情阴霾的逐渐消散,餐饮行业的消费复苏迹象在国庆黄金周已格外明显。10月6日中午12点,北京前门大街的游客摩肩擦踵。而作为昔日里访京游客重要打卡地的全聚德前门店内,十余桌食客正在焦急等待叫号用餐。

  餐厅的接待人员介绍,在假期前几日中午的用餐高峰期,排队的食客甚至达到了七八十号。经历了疫情的洗礼之后,对于全聚德前门店来说,如此热络的场景实在“久违”。

  今年1月末,正值疫情严重,国内餐饮业期待多时的春节旺季瞬时化作泡影,取而代之的是一场轰轰烈烈的自救行动。作为中华老字号的全聚德,面对大量年夜饭预定的取消,也开始在旗下多家餐厅前摆起“菜摊”,当街出售蔬菜和鸡鸭鱼肉。

  高高在上的烤鸭老字号突然走进市井,这样的行为一度拉近了全聚德和不少大众消费者的距离。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烤鸭一哥的“屈尊”实属无奈之举,“现金流安全”已成为公司彼时最大的经营目标。

  今年7月,全聚德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一度坦诚展开自省,其表示,公司餐饮和食品板块出现下滑,原因主要在于产品和服务滞后于市场需求、创新不足。与此同时,公司一直未涉足其他餐饮领域,经营模式和产品类型单一,导致流量连续下降。

  顶着疫情的压力,总经理周延龙在今年农历六月初六的周年“敬匾”仪式上正式提出了对全聚德餐厅的三项改革策略:降菜价、取消服务费、统一产品价格和制作工艺。

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了解到,在全聚德旗下的几家大型门店中,每餐收餐费10%~15%“服务费”的传统由来已久,也广受诟病。但对于该项收费的缘由,就连全聚德的员工们也表示并不清楚。

  “反正一直都收的,网上的差评也和这个(服务费)有很大关系。”李帅这样说道,“取消服务费以后,好像没再接到什么说服务不好的(投诉)举动了。”

  如果说取消服务费是“顺应民意”,那么降菜价则标志着“高端鸭”全聚德向大众化定位的再度发力。全聚德北京双井店的员工介绍,公司旗下直营门店的“贯标菜”都是统一价格的,在改革策略实施以来,基本都降了10%以上。例如原价每套300元出头的精品烤鸭,现在已经降至258元;以前40元出头的家常菜,现在基本在30元左右。

  自降身价、取消“小费”后,全聚德能否重新吸引消费者的光临?短期内,似乎难以看到肯定的答案。至少,从全国多家全聚德门店的员工视角,复苏的迹象还远不够明显。

  根据李帅对所在餐厅经营的描述,每年暑假本该是旺季,但其所在的前门店却整体大不如前。北京市场之外,全聚德在山东一家加盟店的烤鸭师则表示,“去年8月份,差不多每天能做四五十只鸭,而今年受疫情影响,比去年少卖了一半多。”

  员工的体会或也直观反映在公司的经营数字上。根据全聚德的业绩预期,其在半年报中称疫情的影响还将持续,前三季度净利或将同比下滑499.21%~442.18%,亏损将扩大到1.8亿~2.1亿元。

  全聚德北京双井店的员工介绍,受疫情影响,公司餐厅直到今年5月才恢复堂食。“休业”期间,员工只能拿到微薄的基础工资,大家都有养家糊口的压力,没有收入,不少人都撤了。

  • 大陆规划修路到台湾,“台独”扬言要派恐怖分子去炸掉……
  • 美国参议院着眼于周末表决刺激法案,尽管拜登推动达成协议;
  • 瘦课微商多级代理涉嫌传销 减肥效果遭质疑 高层代理低价清货
  • 涉嫌虚假宣传工商部门立案调查,负面缠身普瑞康生物还能走多远?
  • “械字号”产品或将迎来全国大整顿,微商“丽媚兒”为何顶风冒险?
  • 汪涵摊上大事?P2P代言人需配合开展清退工作,否则将依法追责
  • “BAS蓝海之星”即将实现全球支付?警惕打着“数字货币”为幌子的传销币!
  • 白银金奇公司被冻结账户后仍重新起盘,涉嫌传销何来底气
  • “小蓝罐”唇膏被曝含禁用成分或致不孕官方辟谣就够了吗?
  • 食品宣传能治疗百病?普瑞康生物的天山雪莲产业究竟靠不靠谱?
  • 嘉康利一款蛋白奶昔霉菌超标2.6倍
  • 湖南御硒生物的皇家御硒涉嫌传销曾被查处卖假药
  • 【揭密】“阳光怡然”更名为“阳光新视界”,“传奇今生红樱桃唇膏”操盘手换荡不换
  • 湖南御硒生物公司遭质疑:“皇家御硒”夸大产品功效且被指涉嫌传销?
  • “固体饮料”被检出霉菌超标:嘉康利(中国)公司产品高质量承诺备受质疑
  • 消字号鼓吹医疗作用幽诺微商产品或涉嫌非法生产销售
  • 从明宫燕到品鉴礼尚,号称燕窝行业开创者的品鉴集团到底靠不靠谱?
  • “轻未来燃脂粉”仅是固体饮料,这家公司因何能自称是“全球最好的健康创业平台”?
  • 简啦啦微商产品超低价清货“新品”涉嫌虚假宣传被质疑割韭菜
  • 南阳“路捷股权”’要“上市”,一个哄韭菜的资金盘传销骗局
  • 蜗蜗微商:董事长张越抖音炫富被质疑帮别人带货遭嘲讽
  • 【预警】家庭教育成拉人头利器:深圳超越巅峰教育涉嫌传销
  • 【曝光】兰熙微商:兰熙微商清货到底是不是骗子?网友这样说!
  • 中林五旗智能科技的共享智能充电棚项目靠谱吗?“共享充电桩”陷阱层出,上当者遍布
  • 【曝光】揭秘日弥微商崛起的套路装逼炫富鸡汤
  • 【曝光】揭秘日弥微商崛起的套路装逼炫富鸡汤
  • 【曝光】揭秘日弥微商崛起的套路装逼炫富鸡汤
  • 【曝光】揭秘日弥微商崛起的套路装逼炫富鸡汤
  • 给基金会捐款能拿原始股,饱受质疑的泰利能源又推行合伙人模式?
  • 简啦啦微商产品涉嫌虚假宣传运营公司失联成常态?
  • 南阳大宗自贸平台涉嫌诈骗被广东立案侦查
  • 陕西昊晟天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涉嫌非吸被警方通告:涉案3.4亿元
  • “腾宇健康”旗下产品五花八门,“康疗源草本筋骨保健液”能让人旧骨换新骨?
  • 河南仲景酒业被指涉嫌传销:“拼团+股权积分”模式暗藏哪些玄机?
  • 河南仲景酒业被指涉嫌传销:“拼团+股权积分”模式暗藏哪些玄机?
  • 从“智慧谷”到“腾宇健康”,操盘手是张腾予还是张涛俊?
  • “臻味康”夸大产品功效遭质疑:“做代理豪赚一整年”被指涉嫌传销
  • 川奇药业遭质疑:关联公司因涉嫌传销未履责进失信黑名单
  • 成都众银淘油集自用省钱分享赚钱?获非法社会组织认可的高新技术产品暗藏哪些风险?
  • 可健可康:产品有效解决各种病症?宣传问题遭处罚仍旧不知悔改
  • bittok币拓交易所乃盖网系余孽操盘,频频上线归零空气币诈骗!
  • 新疆阿拉山口提升通关能力 打造示范性陆路口岸
  • 文昌与西安两地航天园区签署“飞地经济”合作协议
  • 美无铅汽油期货主力刚刚刺穿1.1000美元/加仑关口,最新报1.098
  • 中科三环:2019年公司产品应用于汽车领域的占比为50%左右
  • 2020上海宝马展亮点抢先看 中联重科工业车辆“玩转”新能源
  • 半导体芯片概念股走强 同益股份封板
  • 生态环境部调研江苏太仓中集和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
  • 武夷路“城市更新”的N种可能,你最喜欢哪一种?
  • 单日净回笼逾5000亿元 央行“剧透”:“麻辣粉”随后就...
  • 解放日报:建设人民城市,需要怎样的上海体育
  • 进博会没有早睡的人 | 散场后再次巡馆:安全这根弦一刻也...
  • 地面公交引进“空乘”式服务 打造申城服务名片
  • 崇明有一群人,在田间地头“把脉问诊开良方”
  • 英科医疗:PVC手套和丁腈手套产品一直处于满产满销状态
  • 神奇制药:神奇制药已建立属于自己的专业化销售团队
  • 29家展商集体签约第四届进博会
  • 周月秋:坚持以改革促进经济金融发展
  • 美大选官员新冠阳性仍去上班,近2000名选民曾前往投票;
  • 渣打银行任命KAI FEHR全球贸易主管
  • 备注:转载仅为传播信息,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!

    Copyright @ 2018-2020 EBB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